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难过无聊思念寂寞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感人故事童话故事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伯汇娱乐

姐弟

发表时间:2019-07-26  热度:℃

大年初二的午饭过后,秋洁陪着舅舅、舅妈在院子里聊天。聊着聊着话题又转到了弟弟秋成的终身大事上。

  秋洁的弟弟秋成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是村里的大龄青年,父母很是为秋成的终身大事着急,年年盼着秋成能带个女朋友回来,可每年都希望落空。

  秋洁和秋成同在一间工厂里工作,每每父母给她打电话,也总不忘让她多操心秋成的终身大事,为了不让父母担心,秋洁每次都答应下来。在父母的认知里秋洁是秋成的姐姐,所谓长姐如母,他们做父母的又不在身边,弟弟的事姐姐自然要多上心。秋洁的想法和父母的不同,秋洁认为弟弟已经是成年人,对于感情秋成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她这个亲姐姐,也不能过多的干预。

  最先问起的是舅妈:“秋成在厂里有没有交女朋友?”

  秋洁没有问过秋成,弟弟有没有谈恋爱她也不是很清楚,只能模糊地说:“应该没有。”

  “什么叫应该没有?你是他姐姐有什么不好意思问的?”舅妈说的很直白,秋洁这个已经生了孩子的人,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眼坐在一旁听着的舅舅,不知该如何回答。

  面对如此“殷勤”的长辈,秋洁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说句真心话,她真不想过多的干涉弟弟的感情,每个人的眼光和看法不同,她喜欢的,弟弟未必喜欢,她不想强迫弟弟娶个不喜欢的女人。秋洁很理解舅妈对弟弟的关心,两手一摊无奈地说:“感情的事急也急不来,得秋成喜欢才行啊。”

  舅妈便好奇地问:“秋成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厂里那么多女孩子就没有一个是他喜欢的?”

  “有,不过那个女孩子已经不在厂里做了。”想起那个三心二意的女孩,秋洁很是气愤,却又无可奈何,也想不明白弟弟怎么会对那种女孩子死心塌地的,人都已经离开两年了,还对人家念念不忘,想着弟弟是不是真如同事说的那样,还在等那个女孩?

  “那他们还有没有联系?”舅妈穷追不舍地继续问。

  “不知道。”

  舅妈很不满意秋洁的回答:“你没有问过秋成?”秋洁摇头,她根本就不想去干涉秋成的感情,每次都是在两人聊天的时候顺便问问,秋成都说没有,她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秋洁,我们都不在秋成身边,想帮他也帮不了,你是他的亲姐姐,你得对你弟弟多上心才行,秋成都已经是二十六岁的人了,再这样一年一年地拖下去,老了就真的没人跟了。”舅妈语重心长地劝着秋洁。

  秋洁是个孝顺的人,长辈的教诲自然要听。“嗯,舅妈我知道了。”秋洁以为这样说了,舅妈就会放过她。

  “那你现在就去找秋成谈谈。”

  “现在就去?”

  “现在就去,不能拖。”

  拗不过舅妈,秋洁进屋里把秋成喊了出去,姐弟俩来到村口的小河边,秋洁开门见山地问:“你还没放下小桔吧?小桔不是不好,而是她的要求太过苛刻,她那样的要求跟入赘有什么区别?你觉得爸妈会让你到她家去?你忍心抛下爸妈只养你的岳母?小桔是个孝顺的女孩,这点我承认,但你也有父母,养大你的是爸妈,不是小桔的妈妈,她带着妈妈嫁过来,你让爸妈住哪里?她妈妈一个人养大她很辛苦,可爸妈养大你也很辛苦。还有小桔这个人太过悲观,她不适合你。”

  秋成双手插进上衣口袋里默默地听秋洁说,时不时点个头,或是‘嗯’一声,算是认同秋洁的话。每次说起感情的事,秋成都是这个反应,这样的秋成更是让秋洁不敢过多的干涉他的感情。想起舅妈说的话,秋洁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小桔离开都已经两年了,她又没有给你一个确定的答复,你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而且她比你小了七岁,她是无所谓,可是你已经二十六岁了,不能再这样空等下去,蹉跎了自己的岁月。”秋成看着河水不吭声。秋洁看了弟弟一眼,继续说,“她家和我们家又离得远,忘了她在村里找一个吧,这样大家也好有个照应,离得远有事时想帮也帮不上,我都后悔嫁那么远了。”秋洁嫁的是外省的男人,家庭条件也是一般般,结婚六年,她也才回过三次娘家。

  秋成一直看着河面,也不知他有没有把秋洁的话给听进去,秋洁叹息了一声:“我只是不想你错过了大好年华,有时你喜欢的未必适合你,适合你的不一定就是你喜欢的,终归一句话,婚姻那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没有想像中的浪漫。”秋洁把自己对婚姻的一些感悟都给说了出来,就是希望能够让弟弟放下对小桔的感情。说完这一番话,秋洁也不再说了,陪着秋成看河水静静流淌。站的累了,秋洁便提议回家。接下来的几天,秋洁没有再和秋成提起感情的事,年初八两人乘车回了工厂上班。

  姐弟俩还像从前一样经常外出吃个便饭,也经常结伴逛商场,工厂是在秋洁婆家的小城市里,因为丈夫家里人多住不下,秋成便住在厂里的宿舍。

  三月底的一天,秋洁被同事告知秋成没有上班,也没有通知他的部门主管,还说这几天秋成都不好好工作,经常对着手机自言自语,说每个人都在骗他之类的话。

  秋洁很担心,但她打电话秋成都不接,同事给他打电话也不接,秋洁整整担心了两天,秋成才又出现,一回到厂里就把自己关在宿舍里什么人都不见,只见了老板,并和老板谈了近半个小时,老板告诉秋洁,秋成说姐姐骗了他,秋洁很震惊,却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骗过弟弟。

  秋成回来的当天晚上,秋洁约了秋成出去吃饭,但一顿饭下来,只有秋洁一个人在诉说着自己的担心和难过,秋成一声不吭。经过秋洁一番掏心的话过后,秋成没有再无故失踪,人却比以前更沉默了,秋洁也感觉到了弟弟对自己的疏离。

  以前不管有什么事秋成总是第一个和秋洁说,姐弟俩一有空就会在一起聊天,不管是生活上的,工作上的还是心事,秋成都会和秋洁说,如今,两人一起聊天的时间明显比以前少了很多,就是聊天,秋成也只是和秋洁说一些生活上的琐事,工作上的事只字不提,每当秋洁主动提起,秋成总是沉默以对,秋洁感觉到她和弟弟之间被一堵墙厚厚的阻挡了。

  秋洁还在想着秋成的话:“姐姐骗了他。”可秋洁绞尽了脑汁也想不起她什么时候骗过弟弟。

  半年后的某个星期六,秋洁在街上看到秋成和一个女孩手牵着手逛街,两人有说有笑,很是开心,秋洁已经有半年没有看到秋成这样开心的笑过了。

  秋洁想看清让弟弟开心的女孩的长相,当看到女孩的容貌时秋洁僵硬在原地无法动弹,心脏快速跳动着。

  脑海中闪过一年前她对秋成说过的一句话:“听说小桔跟着别的男人去了另一个城市。”

  和秋成逛街的女孩正是秋洁口中的小桔。

  作者:丘霞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第三方统计代码